从小到大写涉及亲情的作文,描写对象大都是母亲,写她们的温柔、善良与慈爱.我们总在有意无意地忽略另一个对于我们的人生同等重要的人——父亲.
父亲对于儿女爱总是内敛的,他不像母亲那样喜欢把爱挂在嘴上,他只是用行动在表达.在我渐渐长大后,遇到一些人一些事,我才开始逐渐以趋于丰盈的思想去认识父亲,才越来越觉得实则每一位父亲都有一颗炽热的心,给予儿女们百分之百的感情,不论他们背负着怎样巨大的压力.
小俏和阿颦都是我的好友,我也因此得以隐约认识了她们的父亲.

颦算是我们三人中最幸福的一个,起码她有一个很完整的家庭.阿颦的父亲在当知青那会儿娶了一个北方女子为妻并在那里安家.父亲是大学的教授,典型的知识分
子——斯文,儒雅,对名利无欲无求.为此阿颦常说母亲配不上自己的父亲,而她自己也从不掩饰自己对于父亲的无比崇拜.我于是就老嘲笑她有很深的恋父亲情
结.
每逢周三父亲来学校探望,阿颦总要挽着父亲的手臂在校园里边走边聊,似有说不完的话,临走还要亲吻父亲的面颊.这在我是很难想象的事.
阿颦不知在哪本算命书上看来,说自己今年的生日倘若能收到一枚男孩子送的银戒指,她就会永远的幸福.生日聚会上她果然戴了一枚戒指,很精致的样子.阿颦很自豪地告诉我和小俏,是父亲去北京访友时用自己的私房钱买的,母亲并不知道.

一刻我有一些恍惚,想象一个中年男子20年前可能所送穷得买不起一枚镀金的戒指送给新婚的妻子,却要在20年后在金银饰品柜台前徘徊,精心挑选,只是为了
满足女儿一个少女式稚气的心愿.我可以想象阿颦的父亲坐在火车上,除了贴身带着的一枚戒指,就再没财力买礼物送人了,心下却没有一些些将被妻子责怪的不
安,因为呵护了女儿不受说哪怕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失落感的伤害. 这足以令阿颦自豪,同时也令我感动.
小俏这时只在边上笑着说阿颦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
我理解小俏说这话时心情,她无疑是我们三个人中最早熟的一个.母亲在小俏念初中时的突然过世于她是个不小的打击,亦也是心上永恒的伤口.可小俏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坚强,这可能是受了军人出身的父亲影响吧.
小俏的家风很严,父亲总拿治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