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二十二年了,最难忘的就是在部队艰苦训练的日子,摸爬滚打,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和战友在一起聊天,都是说各自训练的艰苦和受的罪,很自豪骄傲

战友们!还记得入伍第一天,退伍的那一天的场景吗?

每一个当兵的永远忘不了,两次流泪动人的场面,1:入伍登上参军路,难舍泪流满面和家人分别的场面,2:当兵多年,退伍回家和战友们难舍难分,一辈子的战友情,好兄弟转眼分别离去,这是当过兵的人,最难忘的两次分别落泪动人的场面。

在部队有哪些感动的事情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

在对越自卫友击作战中,有两位常德兵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映象,而且他们都牺牲在朔江战役之中。

一位是本班新战士徐自雄,春节前夕才来我班,被越迫击炮击成重伤,临终之际,他断断续续地对我说:班长,如果我牺牲了,请告诉我家里,我没有给他们丢脸!我要加入共产党,行吗?

我对说:行!:我一定向上反映!

不久,他便气绝身亡。

另一位是团里配给我营的报务员常超淼。那天午后,当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后,我与排长卢远光交流了一下,征得他的同意,我朝后运动时在本班副班长毛永林身后两三米远遇到常超淼,他俯卧在地,背上背着電台,右手拿着话筒,左肩处被炮弹炸得仅留一根手指大的皮与身体相连,伤口处血已凝固,我把电台取下,准备给他包扎,他无力地对我说:不用包了,没有用了,请告诉我家里面,我是在这里牺牲的,我没有给家里人丢脸!

我把他拖到公路旁的排水沟中,脚朝回国的方向,头向朔江方向仰面朝天卧下,为防止太阳刺眼,我将他的帽子取下,将帽舌往下拉一些,并将电台放在他身体右侧与旷壁之间。

他很满意,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了声:谢谢你!他还向我要水喝,我前后左右都找了几个烈士的水壶,都没有水,未能满足他最后的愿望。

因无法后送,得不到救治,最后也牺牲了。

如今这些事情一直在我脑海中重现,难以忘怀!

愿我那些离我而去天国的战友们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