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出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拼音] [rén shēng ruò zhī rú chū jiàn]

[释义] 一切还是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为好。

“人生只如初见”的深意是什么?

这是纳兰容若写给友人决裂的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意思是:如果人生都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就好了。初次认识的朋友有聊不完的话题相同的兴趣。但久而久之认识越深很多毛病就显现出来了。所以距离产生美不是没有道理的~

人生若只如初見 讀後感

“人生若只如初见,”原句出自纳兰容若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读完这首词,让我想起了席慕容的诗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
在梦里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
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
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和感激
胸怀中满溢著幸福
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 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
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却又觉得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
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曾在论坛上知道这本书,或许是对朋友的品位的认同,或许是被书的开篇吸引,我爱不释手地读了起来。这是一本婉约到极致的书,它似在谈诗词,又似在谈风月。作者用清丽、感性的笔调,配以优雅、飘逸的插图,描绘出一幕幕古典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爱情画卷。虽然屡屡碰触内心深处最柔的那抹神经,要想尽数表明,确是超出能力之外。这本书用女子的视角写了女性的心理;对爱情的诉求;对理想男性的要求。书中所引的爱情故事虽然不一定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佳话,但是至少能给人以启迪。人生若只如初见,是否还会有开始和结束?


先说女子,两种境遇,谁也逃不出命运的冥冥安排。班婕妤是汉成帝妃,因美而贤,深得成帝宠爱。一日,成帝坐在高高的黄金辇上,微笑地对她伸出手,邀她同游。她确实太清高,太讲礼仪,太正经,以“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拒之。成帝一定是铭记在心,当飞燕和妹妹合德到来后,婕妤彻底地被冷落到一边。她的寂寞也由此开始,以团扇自比,成为一代宫怨的代言人。我倒十分欣赏班婕妤,欣赏她的独有的那份清高,连成帝也无法左右她的原则,虽然这女子的下场是惨了点.悲哀!江山只有一个江山,美人却是层出不穷。



再说杨玉环,骊山一见成就了她和唐玄宗的“黄昏恋”。玄宗这样的天纵英才,旷世明主,自然有玉环这样的绝代佳人来配。莫说两人的情投意合,单是玉环和三郎的平等又真切的平常小夫妻之爱,也被后人作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典范。一荣俱荣,玉环的备受宠幸,让她的亲朋好友个个富可敌国,尽管她没有任何加官封赏的要求。不难理解,一个男人爱着一个女人时,不用她要求,什么也为她想得周全;可若是不爱了,便也绝情的彻底,像成帝。朋党的勾结,带来了亡国的悲剧,玉环也难逃红颜祸水的罪名。我想,她是无辜的,尽管我嫉妒她无与伦比的美,她或许只是看到了绚烂的开头,却万万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局。她若是有这般的心机,便也不再是玄宗宠爱一身的玉环了。


命运伸出手来,我们都无能为力,有些爱,要用一生去忘记;恨,一样会模糊时间。我,若是婕妤,便会伸出手去,与他两相依偎,奔向降临于我的爱情;我,若是玉环,便不仅仅会沉溺于春宵苦短,也会为他考虑一点点的社稷江山。可我终究不是婕妤,也不是玉环,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没有贤能,也没有美颜,可我深知“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的道理。纵然天空为我张开,山无棱,海枯成土,日不升,我也不弃不舍,你眼中的光辉照耀着我,世界也为之暗淡,而你依然。



从布满白绫的马嵬坡,到燃尽干柴烈火的重阳宫,你是否还会记得我们前世的缘?你若不是大唐的天子,我又何故要为你魂断异乡?你若不是那马踏匈奴的汉武帝,我又何必要给你记住那倾国倾城貌?尚若我只是你幽谷中品茶的萧统,你是否还会化作我心里永恒的相思?有人说爱情来得太快,失去得也太快,快得让人无法去体会、去留恋。所以你受伤了,你不再相信有爱,或许不愿意再有人走进你开满桃花的深谷。所以,我愿意为你守候,去为你取桃花笺,去为你写凭悼已死的爱情;或者在夜深处,倾听你唱的子夜歌。


愿意做那潇洒的唐寅,留恋在桃花坞里的天外天;我愿意做那专情的潘岳,为你谱上一曲亡妻的颂词;我更愿意做那《凤求凰》的相如,求得你半世的原谅;也不愿做那长门内外的赏花人,看取芙蓉为谁死。如果我不做温庭筠,你是否就不会是鱼玄机?如果我不去当元稹,你还会是我的薛涛吗?然而好像根本就没有“如果”,如果一切都可以“如果”,还会有人去珍惜失去的东西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果我不幸成了北海牧羊的苏武,你是否还会做我怀中相伴的羔羊?“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如果我不再来,你是否就再没有音讯了呢?


遇到李隆基,当萧统在心田上种下了那颗红豆树,“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唯美。当美人花凋落在红尘中的时候,是否放浪才子的一声“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呐喊可以挽留?或许只有像红尘里犹抱琵琶的轻舟女所低吟浅唱的那般,才是最好的回答——人生若只如初见,是否才能让你永远记得我?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倾情。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时光匆匆,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也许曾经一见倾心,但是再见之时,也许会是伤心之时。若是如此,不如初见时的那份感觉……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初见,惊艳。蓦然回首,曾经沧海。只怕早已换了人间。
纳兰的词清新婉约,直抒胸臆,给人很深的人生感悟。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每一个人当最初和你相遇,那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就象春天初放的花,那种温馨、那种自然、那种真诚、那种回忆,因此就一直弥漫在了你的生命中。为什么在人的交往中会有误会、费解、猜测和非议呢?


邂逅一首好词,如同在春之暮野;邂逅一个人,烟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

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他仍是他的旷世名主,她仍做她的绝代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