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泰戈尔说过一句话:“不要试图填满生命的空白,因为音乐就在那空白的深处。”音乐,是从人类的灵魂里流淌出来的旋律。它有着古典和流行之分,却没有高雅和低俗之别。它可以穿越浩瀚的宇宙时空,融化难忍的孤独,抚慰寂寞的心灵。
因为这,音乐成了我的最爱。
当那一段日夜萦绕的古老歌谣在一次如骄阳照耀我的心田,温暖我的心思和忧伤的时候,我的生命如同山泉一样清冽和甘醇当夕阳清耗完最后的余晖,湖面波光潋滟和柔风飘溢馨香的时候,你可让这份感情边缘的云彩,去丰富我天真的心当日渐渐成熟的河流下尾声来证明这不会永远是一断支离的古老歌谣的时候,你可知晓我仿佛接受到了一种内心深处的神圣精神当不断用太阳渲染一个诉说成熟的主题,一个灵魂在真谛中净化的时候,你可曾在生命深处涌现出一股湿润的感动,一个胸怀锦绣脚踏实地的沉甸甸的至高真理,因为这音乐成了我的最爱。
我最爱听钢琴曲。拉开抽屉,取出克莱德曼的磁带,轻轻插入音响,按下机键的那一刹那,我沉醉于钢琴的魔力中。贝多芬的《命运》,挥洒了一部音乐家顽强与厄运抗争的辉煌的乐章,巴达洁芙丝卡的《少女的祈祷》充满了虔诚的向往,塞那维尔图森的《童年的回忆》……这都是音乐家们塑造的轻柔音符安抚了躁乱的心啊!
音乐――我的最爱!






人的生命是不能没有音乐的。人的生活里是不能拒绝音乐的。刀耕火种的远古,先民们唱着歌,吟唱着至今不灭的《诗经》;烽火连天的古战场上,也有人们吟唱不完的乐府古辞;在那黄土高原上,一声声清脆的《信天游》从天的那一边直飘到我们这里……

音乐能撩拨听者的心弦。作为一个喜欢音乐的人,我认为二胡拉出的曲子最能撩拨我的心弦。只一曲《二泉映月》,我已感受到了人间最动人的音乐,那单纯的音色,缓慢悠扬的旋律,在冥冥中曲折流淌,我感觉到这不是在简单描绘月下泉水,而是从一颗该异常孤寂的心灵中流淌出来的声音,这是包含了悲凉辛酸的音乐,我的心无法不随之颤抖,无法使心沉静。

静静地听着那支曲子,我眼前尽是阿炳那瘦弱孤独的影子,他看不到一丝月光,更是没能捕捉到一滴泉水,但他向世间敞开的是音乐家的情怀,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那种诉说世间苍凉的美妙语言。他眼中似有两滴“泉水”映着初升的明月。

嵇康在上刑场时,弹奏着他人生最后一段曲子,他想到的不是自己即将成为断头人,而是他的《广陵散》没有传世,这与阮籍的悲凉是一样透骨的。

最不能记忆的是黄家驹,最难忘记的是他的《光辉岁月》。这里有的是激情,有的是呐喊,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真实音乐人的感悟,那是一种情感,更是一种姿态,一种敢于居高俯视的姿态,他与他的BEYOND乐队唱着人类越来越疏远的品质,从人心那深远的一面唱到人心的表面。他的生命就如同夏花一样绚烂。

音乐,不需要阐释。无论是朴素的还是华丽的,无论是低婉的还是高亢的,无论是《梁祝》还是《东风破》,无论是吉他、提琴还是二胡……它跨越了时代,跨越了民族,跨越了国界,它以自己这种独特的语言来感动它的子民。

“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日常的烦乱生活,掩蔽了它的声音,当你夜半醒来会从心灵的深处,听到悠扬的声音,那正是潺潺的泉水啊!

”东山魁夷在《听泉》中这样写到。

当你漫步街头,一支熟悉的钢琴曲悠扬而孤独地飘来,你蓦然回首,难道就没有感觉到那是一段值得寻觅的音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