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一天
  那一年,我们为彼此许诺永远永远,那一年,我们山盟海誓天长地久,那一年,我们倾心相许不离不弃,那一年,我们十指相扣幸福相守,而那一天,我们最终陌路相离。

  ——题记

  【一】许诺永远

  我从天中走来,后留下一阵余香,你从红尘深脱颖而出,带着浮影翩跹,偶然在的转角路相遇,眼神的汇,笃定了幸福的焦点。

  淡蓝的天际,永远有一颗玲珑的心,那便是你存放的。

  我说我是烟,在随风飘的时候,偶然落在你的手里,你轻轻握着,生怕再次被风吹走,躺在你的手心,那是从未有过的安然,你俯嗅着淡淡的烟味,我闭双眼感受你的柔。

  那一刻,我便认定,此生,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空下的馨,并没有像烟花绽放的绚丽,而是在黑暗的瞬间,被你深捧着,也许,这就是烟花背后的幸福,美丽的时候,点缀大地的光芒,落寞的时候,倚靠在你的肩,柔柔的,淡淡的,那么容易满足,欢喜。

  你是花,生长在歌飞燕舞的天,盛开在如火如茶的夏季,飘飞在锦瑟萧条的秋,化呵护泥土的仙眷。每过一个季节的轮回,你总是喜欢站在树枝的顶端,颔首迎接我的到来,面带安静的笑容,静静听风吹过,满怀欣喜期盼随后而来的烟。

  你明知道,烟,是轻浮的,是飘渺的,是流的,是薄的,可你一点也不害怕,更是如此靠近,低说永远在一起。每次当寒风乍起的时候,你总是挡在我前,不让它带走我,于是,我紧紧贴在你的背后,一份安全感油然而生。

  我就在你的呵护下,自由飘着,偶尔娇着望着你,拉着你陪我一起看流星雨,当天际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时,你埋下,轻:烟花相融,我会陪你走到永远。

  此刻,我含笑对月。

  【二】不离不弃

  我是蝶,穿梭在花丛中,吸吮大地的光,打双翼,一直在追寻今生想要的幸福。

  一个明媚的午后,我看着浩瀚无际的大海,汹涌的涛起伏不定,而彼岸正好有繁花满城,于是,内心萌生的悸动一点一点在心底生长。时常在海的这远望另一,默默许着花开花谢,我总有一天会飞奔到你的旁,听你弹曲浅唱。

  随着月推移,静守的海岸时而平静如,时而澎湃如,而我只能远远看着,多次跃试的冲动终于起心中的火花-----飞越彼岸。

  蝶是否能功抵达彼岸,而彼岸是否就是蝶的幸福归宿?蝶没有答案,也没有勇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结果,一切都是未知的。然而,蝶没有放弃心中的念想,因为它看见彼岸的花儿,那么闪眼,那么心动。

  一次次的起飞,一次次的跌落,一次次的周旋,一次次的徘徊,也一次次的绝望,在蝶经历第八百六十七次的飞越时,海不再为难它,雨不再打击它,连清风也被感动,托着蝶的子,轻轻搁置在花的海洋边缘。

  些许,花儿永远不知道,蝶为了它,饱受沧桑,历经苍海,只为一生中最美的倾心相遇,花儿永远不知道,当蝶微笑躺在自己旁时,那双幸福的眼眸深还有辛酸的泪滴。些许,蝶也不曾知道,花儿为了它的到来,穿梭了几千个轮回,辗转了几万次零落,终于,在明月开起的时候,等到它的归来。

  它们执意守着一个不离不弃的承诺,任凭时空逆转,依然朝夕相伴,十指相扣,幸福在心间回……

  【三】陌路相离

  梦,还是醒了,烟,还是散了,花,眼漫天飞舞的碎片,蝶,在绝望的边境中寂静离去,不是所有的痴心相对都可以换来美好的结局,不是所有倾尽一切的努力都可以换来相濡以沫的陪伴,,便是如此。

  倚靠在回忆的窗台,心中默许一份宁静,历久弥新的暖城终于空无一,含着淡淡的苦涩,脆弱的微笑张扬憔悴苍白的面靥。莫非,这就是永远的期限,天长地久的承诺,抑或是十指相扣,扣出来的凄凉?

  那一年的风花雪月,吹干泪痕,吹繁星点点,吹起幸福的泡沫,同时也吹飞了落定的思绪;那一年的倾相伴,醉了红尘,醉入芳扉,醉了心泪,就像细雨中缠绵的风云,恨不得胶漆相融;那一年的幸福相守,守着空城,守着岁月,守出了尘埃里的花朵,更是守荒了心灵之约,而最后,雨打芭蕉,瘦了容颜。

  我本无心,怎奈遇见你,心生了,动了心。我本无,怎奈沉了你,浸透了泪,滴了,晕染一片或红,或白的泛点。

  炎的夏,无法拒绝的离别,逼近心,你的选择,我唯有允应,是痛心也好,是无奈也罢,如若断了,碎了心,可以还你一生幸福,那么,我愿尝试。

  你,还是你,轻舞飞扬,踪影无迹,笑如繁花。我,依然还是我,迎着纷扰的是是非非,或进,或退,或素手遮面,或扬手渐去。从此,不动,心无。

  紫陌红尘,转向南,那一天,临摹决别诗一首,几许离别愁绪,渐显眉宇间,悠悠葬,泪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