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经典爱情诗
康桥,再会吧
我心头盛满了别离的情绪,
你是我难得的知己,我当年
辞别家乡父母,登太平洋去,
(算来一秋二秋,已过了四度
春秋,浪迹在海外,美土欧洲)
扶桑风色,檀香山芭蕉况味,
平波大海,开拓我心胸神意,
如今都变了梦里的山河,
渺茫明灭,在我灵府的底里;
我母亲临别的泪痕,她弱手
向波轮远去送爱儿的巾色,
海风咸味,海鸟依恋的雅意,
尽是我记忆的珍藏,我每次
摩按,总不免心酸泪落,便想
理箧归家,重向母怀中匐伏,
回复我天伦挚爱的幸福;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劳苦,
多少牺牲,都只是枉费无补,
我四载奔波,称名求学,毕竟
在知识道上,采得几茎花草,
在真理山中,爬上几个峰腰,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可仍记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我但自喜楼高车快的文明,
不曾将我的心灵污抹,今日
我对此古风古色,桥影藻密,
依然能坦胸相见,惺惺惜别。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
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但抱紧那伤心的标志,
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
在黄昏,夜班,蹑着脚走,
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忘掉曾有这世界;有你;
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
落花似的落尽,
忘了去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痕迹,
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么还不来?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要你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象一座岛, 
在莽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为了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阵心酸,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她的心里如同传到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