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的一个晚上,天色很美好,有星星在天空上闪,她突然约我到校园中路的梧桐树下见面,说有件事告诉我,很重要的事。我很是不解,问她何事,她却笑而不答。

  于是我坐等天黑。天一放黑,我便急匆匆踩着洒在地上的点点星光,急匆匆走向校园中路那两排梧桐树。

  在我们校园的中央,是两个大大的足球场,中间生长着两排茂盛的法国梧桐。从北端数到第五棵,是我们常约会的地点——在每一个美丽的夜晚,每一棵梧桐树下几乎都会有一对恋人,咱不能乱占别人的阵地,只能占用我们那第五棵梧桐树。

  等没多久,她便来了。如一只快乐的小鸟,欢快地飞奔到我身前,然后眨巴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

  “是什么事?”我好奇地问。

  “我今天给我妈打电话了。”她依然笑眯眯地看着我。

  “这不算是什么重要事情吧?”我笑。

  “当然算!因为我跟我妈说,我有男朋友了!”她自豪地说。

  “有男友了?谁?”我蛮好奇地问。

  “就你呗,傻!”她格格格地笑。

  但我没笑。笑不出。我那时一直跟她“约会”是没错,但只是一起走走、一起说说话、一起吃吃西瓜或甜筒啥的,如此而已,再没其他深入的内容,更无任何非正常的肢体接触。

  但现在不行了,她似乎一只脚站在水里了,要扯着我往下跳了,我得挑明才好。

  于是我坦坦白白地把我的意思跟她说了。

  她怔怔地听。听完后,她一脸的笑容早已消散。沉寂好一会儿后,她向我道别,匆匆而去。

  第二天,她写给我一封长信,说她是认真的,问我能不能仔细找找,看能不能在她身上找到那种爱情的感觉。她说她是找到了的。

  我几天不好受,觉得对不起她。我决定努一把力。

  于是我继续跟她“约会”,坚持到大四。在离开校园前的某个晚上,趁着月黑风高,我甚至壮起胆第一次吻了她的嘴唇儿。

  目的很简单:想通过这种亲密方式最后找找爱情的感觉。

  但还是找不到。

  没办法,我们只好再次来到那第五棵梧桐树下,最后一次吃了个西瓜,然后无奈地结束我们的故事。

  N年后,我差不多找着了所说的那种感觉,有了自己的家。

  再N年后,在西北某城又见到了她。她也有了家,却离了。

  “为什么离?”我问。

  “没感觉,就离。”她答。

  “什么感觉?”我问。

  “第五棵梧桐树的感觉。”她答。

  我顿时无言,呆愣愣地站在她跟前,呆愣愣地听着四周的死寂……

长长久久的爱情。?

     他爱她,她爱他...


     平平淡淡的感情,互相信任的胸襟,这样的爱情就是长久的...

急需抒情类散文

  初雪的欣喜   一觉醒来,妈妈说你快看,外面下雪了,呵呵,我可高兴啦,今天没有赖床,很痛快地一个机灵就爬起来了。我说好啊,妈妈,我们快点吃饭吧,我要快点出去!   我推着我的小鹿冲出家门,要去哪里呢?哪里都好,有雪的世界里。   首选当然是——森林公园,那里一定有好景致,好景致带来好心情,初雪,总是让人有所期待的日子呢。看看今天,我将收获怎样的惊喜。迎着风,雪花飘起来,亲吻我的眼镜和我的脸,好调皮。   噢,好久不来,湖面已经结冰了,远远望去苍苍的白,还有些雪花在上面追逐嬉戏。游荡在这里总让我感觉惬意,一个人徜徉,自由地,有种远离尘嚣般的空寂,感受却单纯而丰盈漫溢,我时常在这里用心感受着自然,四季,和自己,我觉得这里很容易接近那种令我着迷和好奇的东西,美丽而神秘。   欣赏——是我对生活的态度,无论人事还是自然,风和雨。   今天或者他们觉得有些冷吧,所以园子里人不多,刚好够我一个人独自与自然对语,与鸟儿们招呼和雪花一起游戏。^_^   沿湖,我慢慢地行驶,悠悠地,一边努力吮吸这新鲜的空气和新鲜的风景,心灵也参与呼吸。   放眼望去,左岸是新盖的楼宇,更远处幢幢是热闹的城市,想来,这个时间忙碌着的是为生活奔波的人们,而更有幸地是我,独自享受这里,仿佛世界是我一个人的天地,不被打扰地畅游神奇。 右岸是村庄整齐,红墙红瓦,院子里还圈着毛驴,鸡犬相闻,郊野气息。我喜欢这个森林处在这样的位置,有出世的感觉也不忘入世,可以暂避休息又未曾远离,来来吧,去去也,都很容易。既然安全(胆小的我)就不用恐惧,可以一个人,随时光临,无论清晨,午后,还是黄昏,幽幽享受完完整整的安然和自在,没有什么好担心。   哈哈,太棒啦,今天的健身场地人不多,三两个人的样子,一个妈妈带着小朋友做游戏,还有老人家在锻炼身体。昔日拥挤的秋千,今日却正好都空着,太爱它们了,年少时代给我多少欢笑和美好的回忆啊!从前走过这里,总是远远地远远地望着那些孩子们高兴地争着抢着荡来荡去,今天却不用不好意思。我一路快乐地骑过去,停好我的自行车然后迫不及待地跑向我的秋千,想想我都好久不曾碰过它们了,真的爱死了,呵呵,久违的。刚刚坐上去还有些担心,毕竟自己大了也要重些,试试铁链子很结实,我尝试着轻轻地荡起来,呵呵,心跳欢快起来,好舒畅啊,我在飞,我开心地笑起来,从心底,还是喜欢这感觉,呵呵,不会头晕,于是越荡越高,心情亦迎风随那雪花高高飞起——我感觉时光从未曾老去,我还是那么地感觉幸福和开心......   我轻轻闭起我的眼睛,雪花依旧在眼前舞蹈,风儿也吹起竖笛,呜呜地,我想要吹口哨,如果我要是我可以吹地像他们那么好就好了,有点叹气,那些爱笑我笨笨笨的家伙儿们此时在忙些什么呢?要是,要是和我一起在这里玩儿,大家一块儿该有多有趣儿!我想,不想长大的应该不只是我自己。这时,走来一位陌生的老阿姨,看着我荡秋千就对我微笑,然后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我旁边摸着那座秋千,对我说,我这么大的年纪,不知道可不可以,我很开心地笑了,说:阿姨,没关系,你也试试,感觉很棒的!您慢慢来,一点点荡起。呵呵,阿姨坐了上去,脸上笑的如同小孩子般天真和甜蜜——呵呵,这天气,就是奇迹和惊喜。   雪花越来越大,我觉得自己身上头上已满是茸茸的一层,挨到皮肤的时候感觉是晶晶的凉,好舒服!   我已经环湖一周,这里还没彻底修建好呢,有工人们在植树,是青翠的绿柏,还有些人们在放水灌浇林地。哦,高高的小山坡上,碉堡的改建工程还在有序地进行,我想想有些日子了,这些勤劳的人们一直为我们大家美好的环境忙碌着不停,这样可爱的雪天虽然有点儿冷,我想他们心里一定感觉光荣,因为大家的欢喜和赞叹就是对他们工作的最大肯定,在这里向你们致敬,我愿代表所有的受益人也向你们问候一句。   西区巡视了一周,我来到野趣更浓林木更自然的东区,这里甚原貌也更安静——有天然的和谐的生态,小路起伏修建的很有些峰回路转的意思,让你满目都有意外的好风景。那些树木的姿态也美丽,有的傲然孤立,也有的成群对语,还有的干脆站在路边,那姿势就像在欢迎你。   我知道乌鸦的栖居地还有喜鹊的窝巢,甚至那些小个儿的麻雀它们通常休憩在哪里。茂密的小杨树林旁边有座可爱的小房子,成片的泛黄的狗尾草迎风而立,山坡底下的小洞里是山鼠们的领地,还有最让我羡慕的林中人家,好久,好像从前这里没有被规划设计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了。我也羡慕它们,那些放养的鸡,它们长的更漂亮和苗条,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愚蠢和呆板,要比鸡厂见到的那些个大的家伙儿更机灵更像鸟——它们共同的远祖,这些鸡们自由地在墙角晒太阳,自在地在草地里啄食,可以在大自然里随意地歇息游历,真好。   还记得秋日的季节里,那些叶子们开始飞舞,色彩绚丽,我一路追寻,拾起那些凝固着的春夏秋的记忆,一片一片,轻轻放落入我的车筐里,现在它们已经自然风干了静静躺在我的小屋里,随时供我欣赏也被我用来记日记。 这样有雪的日子,这般惬意的孤寂和这样自在的宁静,哪怕就和自己在一起,可以漫步山野,可以呼喊和歌唱——大声地,不怕打扰到谁,也没有谁来搅扰,不用说对不起Sorry的日子,真的好甜蜜。   感激美好一直继续,我愉快地满载而归。